今天开盘后就把麦米转债卖掉,以126元的价格。


将近9斤猪肉到手,不算意外,也还是不错。但看到账户里的浮亏数字,鱼哥就有些笑不出来了,因为账户瘦身实在有点猛!


虽然有长拿的定力,也确实能做到长拿,但看到账户缩水,想到今晚又要吃面,自然不是很高兴。


无奈,赶紧关了账户了事,眼不见心不烦。


话说昨天和今天的下跌都在意料之中,毕竟肺炎这回事,肯定是对股市利空的。


它会抑制公众消费,毕竟这种时候谁还聚在一起看电影啊,这不是打灯笼逛茅坑么。


它还会抑制出行,所以今昨两天白云机场、上汽集团跌得都比较多。白云机场是昨天跌得凶,上汽集团是今天跌得比较惨,一对难兄难弟轮着来。


说到这里,鱼哥想起个故事,在03年萨斯爆发的时候,一开始影视娱乐、交通运输股普遍很惨,但后来它们开始分化,汽车股逐渐扭转乾坤逆势上涨,且在那一轮中,港股汽车股比内地汽车股涨得还好。


当时的逻辑是,因为公共出行危险系数高,但出行又是刚需,所以刺激了私家出行的需求,因此汽车大卖。


逻辑说得通。


那会儿制约汽车市场增长的主要是消费能力,在萨斯持续的情况下,是有条件要买车,没条件要捏着鼻子买车,安全第一。而当下制约汽车市场回暖的则是交通情况与消费能力——开车太难了,很容易堵死在公路上(鱼哥有次早上喝稀饭,上午在三环上堵了3个小时,差点崩了),所以今天京沪高铁涨了。消费能力则是和房贷相关。


鱼哥并不清楚历史会不会重演,但对于上汽集团依然不会有任何举动,还是以不变应万变。


至于白云机场,鱼哥只想说,肺炎只是暂时的,鱼哥也不想就一时的下跌论长短。


如果某些钱是鱼哥该赚的,市场拿走的,自然也会还回来,同样也包括今天紫金矿业的猛烈下挫。


至于现在嘛。决定过年尽量少发点红包,多扣点钱留给节后加仓。


而且,不管目前肺炎怎么发展,鱼哥其实一点都不悲观。


在趋势面前,任何的磨难都只是事务发展路上的插曲。比如,03年的萨斯在一定程度上先是制约了汽车的销售,但在随后又助推了汽车的销量。总的来讲,并没有对汽车市场造成过于剧烈的影响。


汽车市场依然按照自身的增长节凑攀升。


对于当前的肺炎,鱼哥也认为这样。一时的事件,阻止不了汽车市场该有的复苏和扩张,也阻止不了白云机场客流持续的增长,更阻止不了紫金矿业规模的扩大。


阻拦自己的,也唯有它们自己,只要公司的基本面没出问题,其他无妨。


至于说短线博弈,比如现在卖掉,等更低点接回来。鱼哥认为自己做不到。


第一,没法确定什么时候是低点,低点之后还可能更低。


第二,历史经验证明,很多想做差价的人,可会会成功几次,但最后只要失败一次,就会损失最大的利润,也就是俗称卖飞了。


基于上述两点,比较笨的鱼哥,还是一动不如一静吧,兴许是大巧若拙也说不定。


最后,明天有三只转债上市。


新莱转债评级A+,当前转股价119.41元,预计开盘价123元附近。


联得转债评级A+,当前转股价值140.8元,开盘价130(深市开盘最高130元),但交易后价格应该在135元附近。


唐人转债评级AA,当前转股价值94.13元,开盘价预计108元附近